自媒体段子不能打新闻擦边球

  毛建国

  近日,几段“女孩考上清华后跪谢父亲”的视频火了,网友纷纷点赞,表示被感动得眼泪直流。但随后有网友发现,该账号曾连续发布多条视频,考上清华的是同一个小姑娘,可她爸爸一会儿是“工地上的工人”,一会儿是“植物人”。 面对网友的质疑与指责,视频创作者回应称,我们是段子手,但不少短视频号未经证实,盗用我们视频当成新闻传播,给我们造成很大负面影响,这个锅却要我们来背。(7月28日《扬子晚报》)

  脑补两个场景,一是植物人父亲躺在床上,女孩告诉父亲,自己考上大学了,“爸爸,我很想你!”二是父亲正在捡瓶子,女孩找到了父亲,激动地跪地告诉他,自己考上清华大学了,随后父女俩抱在一起感动地大哭。社会需要正能量,人们喜欢正能量,这样的场景当然感人,可是,当知道这一切都是假的,有没有吃下苍蝇的感觉?

  “女孩考上清华后跪谢父亲”能够广泛传播,正是建立在人们的同情心基础上,而其忽悠的绝不只是眼球。编造“女孩跪谢父亲”的危害有多大?这种假的“正能量”,看似无害,实则伤害了人们的同情心,提高了社会信任的成本。

  创作者反复表示这是段子而不是新闻,而且他们在账号首页上已经标明了做的是段子,但在当下的传播语境,有几个人看视频前先去查找创作者主页?这到底是故意为之,打新闻的擦边球,还是大意疏忽,仅仅是因为“经验不足,视频上没标明”?必须强调的是,在段子和新闻之间,是有明确分界线的,对于所有创作者来说,都必须恪守规则,不能逾越。

  这几年,段子创作很热。从本质上讲,段子属于虚构式创作,可很多段子手,却在创作中越过了线,利用舆论对于非虚构创作的信任和好感,游走在灰色地带。一个明显倾向,就是抓住社会热点、痛点和兴奋点,搞出一些似是而非甚至全假不真的东西。

  这类现象并非现在才有,也非短视频所独有。去年1月,一篇名为《一个出身寒门的状元之死》的文章刷屏,文章讲了作者的一位寒门出身的优秀同学,高考考了市理科状元,大学期间辛劳打工为妹妹攒钱读大学,后因胃癌去世……文章后来被证实是造假。当时有人感慨说,这类文章突破了“无益”与“恶”的界限,利用慈善、同情等温暖的情感欺骗读者,正在试图突破“恶”的边界。该事件发酵之后,最终导致文章所在的某“现象级”大号解体。

  这种“创作”既有“卖惨式”,也有“正能量式”,无论哪一种,都是对创作伦理的侵犯,最终都伤害了社会。非虚构创作与虚构创作有着天然的界限,非虚构创作必须遵守零容忍、零妥协的真实原则,而只要是非虚构的作品,都必须清晰明确地标识出来,不能造成任何误会。段子手有创作的自由,可这种自由不能违背创作伦理,段子手不能成为“假丑恶”的制造者。

  一名创作者声称,“你们看韩剧哭得稀里哗啦的,怎么不去找他们呢?”问题关键是,谁都知道韩剧是虚构创作,而“女孩考上清华后跪谢父亲”却穿着新闻外衣,最起码让人以为是新闻。自媒体段子不能打新闻擦边球,这个共识如果不能坚守,势必陷入深重的底线危机。

【编辑:于晓】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